您现在的位置: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 > 队伍建设> 廉政文化 >正文

恽代英的清贫人生
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17日 点击数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恽代英,江苏常州人,1895年生于湖北武昌,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,与瞿秋白、张太雷并称“常州三杰”。在中共五大上当选中央委员,曾参与组织南昌起义、广州起义,1931年因叛徒出卖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,时年36岁。恽代英一生为信仰奋斗,慨然担当,克己奉公,从不追求奢华,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,为后人留下了一笔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  “Y君的形象”

  1918年夏,恽代英从武昌中华大学毕业后,即任中华大学中学部主任。平日里,恽代英总穿着一件灰布长衫,脚蹬青布鞋,剃的是爱国头。他留给后人的照片极少,服装也仅有两种:要么是一身灰布大褂,要么是军装。茅盾曾在《记Y君》一文中形象地描绘了Y君的形象。Y君,正是恽代英。“曾经有人说过一句笑话:灰布大衫就是Y君的商标。五四时代在武昌听过Y君第一次演讲的青年们,后来在上海某大学的讲坛上又看到Y君时,首先感到亲切的,便是这件灰布大衫。这一件朴素的衣服已经成为他整个人格的一部分,这从不变换的服装又象征了他对革命事业的始终如一的坚贞和苦干。将来的革命历史博物馆要是可能,Y君的这件灰布大衫是应当用尽方法找了来的。”这件灰布大衫是恽代英甘愿苦行、清贫乐道的典型象征,是他一丝不苟、舍己为公的生动写照。

  恽代英严于律己,作风朴素。他的堂弟恽耀苍回忆说:“他吃饭从不挑菜,未穿过华丽的衣服,不抽烟,不喝酒,不打牌。”恽代英曾写道:“对于衣服,吾不喜华丽,每着丽服,心如有所不安……吾对于衣服之理想,以整洁为上,若华丽则勿取。吾意将终不服绮罗。为衣,但取轻暖,适于卫生而已。”那时,恽代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足以使他过得很体面,可他每个月只花费几块钱用于个人开支,却拿出几百块钱来补贴他和林育南等人创办的利群书社,并通过利群书社来宣传新思想新文化,以影响更多青年,进而实现改造中国社会的理想。

  “现代的墨子”

  1917年10月,恽代英联络一群热血青年,在武昌发起并创建了一个以群策群力自助助人为宗旨的青年团体——互助社。对他知之甚深的萧楚女评价道:“像恽代英这样的人,在古往今来的圣贤中很少见,只有墨子有点像;恽代英就是现代的‘墨子’。”恽代英好友郑南宣回忆说:“凡是代英所主张所提倡的事情,他总是以身作则。他对我谈到墨子,说墨子主张摩顶放踵以利天下。他就是以这种精神宣传马列主义,传播革命种子。”

  1920年夏,在毛泽东等人主持下,文化书社在长沙宣告成立。恽代英慷慨地为文化书社购进大量进步书籍刊物。多年后,毛泽东谈及此事还深有感触地说:“恽代英同志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。在他身上有一股豪气,助人为乐,服务他人,这种品格十分高尚。”同年11月,恽代英应安徽省立第四师范学校校长章伯钧之聘担任该校教务主任。师生们久闻其大名,前往码头相迎,这边恽代英却自己挑着行李先到了学校。孰料,他过于“朴素”的装束让校工把他当作“脚夫”拒之门外。恽代英每年收入不薄,除工资、稿费外,他还翻译外文书籍。可“他房间里很简单,床上铺的被褥是布面的,书桌上只有几本中西文书籍。除了一副近视眼镜和一只手表,其它一无所有”。不过,看上去一贫如洗的他却常资助学生。每授完课,恽代英就独自在房中撰稿,因过于专心而常常忘了开饭时间。等到他上饭厅时,菜饭已空空如也。他的学生回忆说:“自与他日渐接近以后,就联想到墨子。墨子被他的门徒尊为圣人,我深觉恽先生就是我们眼前的墨子。”

  1923年8月,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举行,恽代英被选为团中央执委会委员,负责宣传工作,开始了他职业革命家的生涯。不久,他担任团中央机关刊物《中国青年》首任主编。同月,恽代英在上海大学任教,他常工作至深夜,饿了就啃大饼油条或烘山芋。他讲课很投入,大热天一连三四个小时,口若悬河。汗水淌下来,他用袖子在额头上一擦,又继续讲下去。这种忘我精神,深受学生敬佩。

 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形成,恽代英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担任宣传部秘书。他每月薪水120块大洋,当时一般大学教授的月收入大概50块大洋,而一个三口之家,若有30块大洋,生活就算不错了。然而恽代英依旧极其节俭。1927年春,他担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总教官。一次,军校检阅,学生们列队经过主席台时,朝台上望去,在一群身着皮武装带、皮绑腿、皮鞋的长官中间,仅恽代英一人穿着灰布军衣,同大家一样的灰布绑腿。学生们感到,恽代英除了革命,几乎把一切都看作身外之物,有这样的导师为榜样,何愁不能克服困难呢?

  1927年7月下旬,恽代英受中共中央之命赴九江任中共前敌委员会委员,参与组织和领导南昌起义。起义胜利后不久,周恩来、恽代英等率部踏上南下广东的征程。由于天气酷热,部队给养又十分困难,不少人开了小差,部队的士气受到不小的影响。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,恽代英总是以实际行动感染他周围的人。本来组织上分给他一匹马骑,但他毅然把马让给体弱和生病的同志。尽管别人一再劝说,可他还是执意步行,一直走到广东。

  南征途中,恽代英光头赤脚,身穿一套粗布军装,破旧不堪,肩上搭着一条“万用”的长布手巾,满身晒脱了皮,又黑又瘦。战士们喜欢这位“光头委员”,都非常愿意接近他。“光头委员”常背着一把破伞,站在队列旁边,像个士兵。有位领导见到那把破伞,就说:“代英,你那伞又挡不住雨,背个累赘干什么!”一个战士就拿给恽代英一件雨衣,但他不肯要:“雨衣穿在身上太热了,我的雨伞虽遮不住雨,却能挡太阳,比雨衣好得多。”他就这样一直扛着雨伞。虽然他的嗓音总带点沙哑,可笑话通过他的口讲出来能让人笑得比吃西瓜还甜。“光头委员”在哪里,哪里就活跃起来。战士们拉住他不让走,让他讲笑话,他反过来要战士们给他唱歌:“等我歌听够了,再给你们讲笑话。”

  “我们视富贵如浮云”

  1930年4月,中共中央准备在上海发动工人暴动,恽代英被安排到上海沪东区任区委书记。由于形势异常严峻,党的活动经费常常中断。恽代英和妻子沈葆英有时连饭都吃不上。儿子恽希仲出生后,夫妻俩的生活更加艰苦。沈葆英本来身体很弱,奶水不足,看着瘦骨嶙峋的儿子,夫妻俩很难受。恽代英安慰妻子说:“目前困难之所以产生,主要是阶级敌人存在……要去斗争,在斗争中锻炼自己,增添革命的力量……我们艰苦奋斗,也是换取下一代光辉的未来。”

  作为沪东区委书记,恽代英每天穿着破旧的短衫褂、破皮鞋,出没在杨树浦一带的工厂里做群众工作。他满身灰尘,脸上带着伤痕,很晚才回到一间9平方米的简陋住处,显得疲惫不堪,进门后两手捂着胸不停地干咳。看到患有肺病的丈夫日渐消瘦,妻子非常担心。恽代英却说:“我们是贫贱夫妻,我们看王侯如粪土,视富贵如浮云,我们不怕穷,不怕苦。我们要安贫乐道,这个道就是革命理想,为了实现它而斗争,就是最大的快乐。我们在物质上虽然贫穷,但精神上却十分富有。”“我们天天都有风险……担惊受怕,甚至连条被子也没有,没有钱,没有固定收入,没有自己的房子,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颗火热的心,这就是我们的革命生涯。”夫妻俩在腥风血雨的斗争中携手并肩、相濡以沫。

  早在黄埔军校时,恽代英就被蒋介石认定为“黄埔四凶”之一,被国民党重点缉拿,现在却在毫无保护的前沿阵地上,天天在敌人的鼻子尖前抛头露面,这无异于自投罗网。妻子低声问道:“你明天还去工厂吗?不能不去吗?我真是不放心啊!党要我保护你的安全,可是,我……”她声音几度哽咽。恽代英说:“党的事业现在处在最关键的时候,群众在受难,在流血。为了让群众尽量少流血,我不能临阵脱逃。”想起死难的战友,他进而激愤地说道:“我不能力挽狂澜,只能献身堵口……革命志士的血,能够增长同志的智慧,擦亮勇士的眼睛。但愿人们能够从血的代价里很快地醒悟过来,我们的事业还是有希望的。我为此而献身,也是死得其所!”恽代英深知,越是困难时期,越不能离开群众,越要深入到群众中去,帮群众解决实际问题。

  “我愿我的磷发出更多的热和光”

  1930年5月6日,恽代英在上海被叛徒顾顺章出卖不幸被捕。蒋介石非常赏识恽代英的才华,也清楚他在共产党中的影响力,他特地派军政部陆军署军法司长王震南到狱中提审恽代英。王震南对恽代英说:“恽先生,你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,是中国青年的领袖,是国家杰出的人才,我们很器重你。你能回来工作,决不会亏待你。”王震南是蒋介石的亲信,他的话极有分量。一边是高官厚禄,一边是革命信仰,生死抉择之间,恽代英毫不含糊,义正辞严地答道:“我是共产党员,必须革国民党反动派的命。这就是我现在的庄严任务!”

  恽代英视死如归。狱中,他还说过这样一句感人肺腑的话:“我身上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,只有一副近视眼镜值几个钱;我身上的磷,仅能做四盒洋火;我愿我的磷发出更多的热和光,我希望它燃烧起来,烧掉过老的中国,诞生一个新中国!”孟子有句名言: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。”这人生的三种崇高境界高度凝聚在了恽代英身上,展现的是舍“小我”铸“大我”的人生答卷,令后人景仰。

  1931年4月29日,恽代英走完了人生最后的历程。临刑前,他写下了气吞山河的绝命诗:“浪迹江湖忆旧游,故人生死各千秋。已摈忧患寻常事,留得豪情作楚囚。”恽代英一生短暂,但他的清贫操守和光辉业绩永垂青史,他对革命事业的耿耿忠心,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。1950年,周恩来为纪念恽代英殉难19周年题词,对其一生作了高度评价:“中国青年热爱的领袖——恽代英同志牺牲已经19年了,他的无产阶级意识,工作热情,坚强意志,朴素作风,牺牲精神,群众化的品质,感人的说服力,应永远成为中国革命青年的楷模。”(戴和杰 何剑芳)

作者: 来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