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 > 队伍建设> 廉政文化 >正文

"朱公席"与朱公妻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7日 点击数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朱轼者,字若瞻,号可亭,江西高安人,康熙进士,其时官职,乃浙江巡抚。朱轼抚浙,去冠盖,换民装,去街头,走走,停停,看看,听听,一日,但见一位妇女: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,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;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;裙边系着豆绿宫绦,双衡比目玫瑰佩;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,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;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。

  珠光宝气,翠绕珠围,这是谁家贵妇人?朱公跟踪调研,弄明白了,“问其夫,卖菜者”。一天下来,她老公卖力吆喝,喉咙嘶哑,能赚几个钱?这婆娘却是金项链,金手镯,绫罗绸缎,花枝招展,招摇过市。你说这是幸福日子?你说这是自由生活?

  朱公貌似不曾有道德优越感,却也有道德责任感。朱公将这婆娘带到衙门里去,“命入署,至厨下”:老弟嫂,问你个事,你猜猜,这里,谁是你朱大嫂?

  朱巡抚之朱夫人者,将是甚样油膜水光,花团锦簇?厨房里,洗菜的、切菜的、掌勺的,妇女们不多,也有几个,谁是诰命夫人?卖菜娘子猜过来、猜过去,猜不出来,“妇人莫之辩”。朱公手指,“此炊者,夫人也。”这位系围巾的、穿葛衣的、挥菜勺的、脸上汗汩汩出的,便是你朱大嫂。

  这是巡抚夫人?朱公留了卖菜娘子,教其与巡抚一家共进午餐。但见株木桌上,摆了一盘白菜、一盘萝卜、一盘盐菜、一盘霉干菜焖猪肉,还有一盘紫菜汤。巡抚家宴,平时也是这么四菜一汤。朱公朱嫂,吃得津津有味;卖菜娘子,吃得汗涔涔出。这不是朱巡抚作秀,“朱可亭自为诸生至居政府,食不二膳,无故不杀生,性介而和。门生某馈以参,公称量既毕,仍还之。”

  晚明至清初,奢靡之风,吹得甚盛,富豪家固然是钟鸣鼎食,千里摆筵席;官宦家更是满汉全席,朱门酒肉臭。风气所至,一般百姓死要面子活受罪,麻雀夹雁鹅队里飞,社会所累积财富,珍珠如土金如铁。如何移风易俗,改变民风?“公以身教俭,除供亿,减出入仪从,衣绨啖粝,吏不敢曳纨绮。”朱公首先是“自奉甚约”,自己节约,老婆孩子一起过淡泊生活;然后管好衙门,衣食住行,官员全方位带头勤俭。

  改变官风,才能改变民风。正民间风俗,朱公办法是,以身作则,循循善诱,引字为首选。卖菜娘子无视家境贫寒,反而见富思齐。朱公不用蛮法,而是引其入家,学习其妻子,参观其厨房,考察其饮食。这位卖菜娘子,了朱巡抚家做客回来后,性情大变,脱了绫罗,摘了首饰,荆钗布裙,夫妻双双去菜市场,挑菜吆喝去了,“盖相勉以勤俭。”

  朱公以朱公妻,树榜样给卖菜娘子,个例而已,总不能让所有卖菜娘子、锄麦娘子、织布娘子、插禾娘子、制鞋娘子、端盘娘子……都来朱公府上,参观考察吧。朱公崇俭倡简,也曾颁布过行政举措:“谕民嫁娶之节,里党宾蜡(丧宴)燕会,止五簋。”嫁女娶妻,红喜白喜,不准大操大办,不能大铺大陈,菜是二三四五菜,桌是六七八九桌,“俱有常品”。这个告示,江浙人称之“朱公席”。

  经济发展,若走奢靡之路,那是邪道。经济观与价值观比,价值观当置经济观之上。就朱公这番行政以论,也不曾过火。他反对的是浪费,而非消费,人情也没全禁,真有甚喜事,还是允许办五簋嘛。所以群众也是理解,更是欢迎的,百姓“翕然而从之”。故,朱轼抚浙,官风民风都为之一变,奢靡变廉俭了。(刘诚龙)

作者: 来源: